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任寿根

经济学教授,西方经济学博士生导师;经济学博士后、管理学博士后。原创性地提出模仿经济学理论、新供给主义理论。

短期不会爆发全球性金融危机2020-03-11 08:47作者:任寿根

从风险经济学的角度看,风险冲击分为意料性冲击和意外冲击,意外冲击一般大于意料性冲击。意料性冲击是人们根据经济规律提前预知或预测到的冲击。比如,有的企业家依据朱格拉经济周期理论能够大致推测到经济衰退或金融危机的爆发时间。由于人们提前对意料性冲击做了应对准备,其冲击力相对而言会小。而意外冲击是人们事先由于主客观原因未能预知或预测的冲击,比如此次疫情。人们未能事先预测到意外冲击而事先未采取防范性措施,因而意外冲击往往冲击力更大,至少从短期看是如此。历史上,冲击力巨大的金融危机或系统性风险都是由意外冲击产生的。所以,应当防范此次疫情产生的系统性风险。

防范意外冲击产生的系统性风险,需要政府依据牛顿力学原理在意外冲击发生后的第一时间采取干预行动。这里提到的依据牛顿力学原理的内涵为,应根据冲击力的大小,政府采取相应至少对等的逆冲击力,对冲或减缓意外冲击产生的影响。风险经济学认为,防范意外冲击,需要多层次的政策选择。第一次层次的政策选择是指当意外冲击发生后,政府在第一时间迅速采取强有力的应对措施进行应对。第一次层次的政策选择也称为根本的政策选择。后续层次的政策选择是指针对意外冲击波的余波冲击。风险经济学认为,当意外冲击发生后,如果政府在第一时间迅速做出反应,不仅能减缓意外冲击的首次冲击波,还能对后续冲击波产生减缓作用。第一层次的政策目标主要是防止意外冲击发生后所产生的重大风险,它主要针对国家层次的风险,一般性的风险不在第一层次政策选择目标范围之列。从金融危机史看,第一层次的政策选择主要是为了防范发生根本性的经济问题、社会问题等。

此次疫情为意外冲击,如果政府行动反应不迅速,其出现期间的冲击力以及后续的冲击力均会巨大。政府采取第一次层次的政策选择,这不仅能够在第一时间减缓疫情发生期间所产生的风险,对疫情结束后产生的余波冲击也有抑制作用。

从国际金融危机史来看,金融危机的爆发,大多数都是由于政府采取从紧的货币政策,导致资产泡沫破裂,进而引发金融危机。此次疫情发生后,主要经济体已经迅速采取了第一层次的政策,避免了资产泡沫的破裂,其结果是在短期内不会爆发全球性的金融危机。

针对此次疫情,为了避免金融危机或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出现,政府的第一层次政策选择应当确定关键性的政策目标,具体包括多个方面。

防止出现中小微企业倒闭潮。保住中小微企业生存,就保住了一国经济。中小微企业解决了大量的就业问题,而且中小微企业抗风险能力弱,当风险冲击发生后,这类企业面临倒闭的威胁,进而产生大量失业和一系列社会问题。如果中小微企业出现大规模倒闭,对居民消费会造成巨大冲击进而对整个经济体系造成巨大冲击,因为消费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美国经济增长的80%以上是靠居民消费拉动的,中国居民消费在GDP中的比重也超过60%。中小微企业在各个产业的产业链中不可替代。中小微企业及其员工的贷款或融资信用对整个金融体系的生存以及信用至关重要。从经济增长和发展的角度看,一国经济增长和发展的过程就是中小微企业逐步变得更强更大的过程,中小微企业边际贡献力在一定时期内是递增而不是递减的,这主要是由于中小微企业在成长过程中,在一定时期内会获得规模经济,其平均成本和边际成本递减。单个的中小微企业出现问题,对总体的经济而言影响小,但对于其个体影响是巨大的,此外,如果大量的中小微企业倒闭,其加重影响就变得巨大特别是对整个社会信心、社会信用和社会信任冲击更大。按照国际经验和历史经验,当风险冲击发生后,防止出现中小微企业倒闭潮是重要的风险政策目标。2020年疫情发生之后,中小微企业面临的压力更大,而站在一个更长的时期看,疫情冲击最终是一次短期性的冲击,更艰巨的任务是在疫情结束之后,应当建立一个长效机制促进和稳定中小微企业的发展。

防止楼市崩盘。从国际经验看,历史上大多数系统性金融风险都是由于房地产崩盘造成的。防止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发生,必须防止楼市崩盘。在楼市运行过程中,多关注房价涨跌问题。其实判断楼市会否出现崩盘,还有一个重要的参考指标,即交易量。如果楼市交易量长期处于低位或出现下跌性趋势,即使房价不跌或上涨,所谓“有价无市”,其结局是风险会变得越来越大。由于房地产业是资金密集型产业,需要投入大量资金,楼市交易量直接影响到货币流通速度,这就是为什么有的国家有的时期即使大量增加货币供给量而经济依然未出现强劲增长的原因。2020年疫情发生后,楼市交易大量萎缩,对中国楼市形成巨大考验。疫情结束之后,促进楼市交易量扩大以及构建楼市的长效稳定机制至关重要。

防止金融系统出现大的问题。所谓金融危机就是金融系统发生崩盘。金融是经济的血液,包括银行、证券、债券、货币等金融体系一旦出现垮塌,整个经济体系都会出现危机。而要防止金融系统出现大的问题,核心是防止出现银行倒闭潮和挤兑潮。1929年和1933年经济大危机的核心事件是大量银行倒闭和民众的挤兑。从国际经验和历史经验看,以银行业为核心的金融业是否会出现大的问题与楼市、中小企业是否出现大的问题密切相关,三者不是隔离的,而是密切相关。从有关数据看,中国的银行体系总体健康稳健,2019年上市银行利润总额占整个上市公司利润总额的40%左右,但同时应该看到,自2003年至2020年大量资金进入了楼市,这是一个风险点,应防止疫情特别是疫情结束之后产生的后续冲击。

防止失业率的上升。不少居民存在购房贷款、消费贷款等,如果失业大幅上升,带来的一个问题是,贷款归还会受到影响,进而对金融体系产生冲击。失业率高还会影响消费。服务业、中小微企业是吸纳就业的主要场所,而这次疫情冲击最大的是服务业和中小微企业,所以防止失业率上升非常重要。

短期不会爆发全球性金融危机2020-03-11 08:47作者:任寿根
任寿根 经济学教授,西方经济学博士生导师;经济学博士后、管理学博士后。原创性地提出模仿经济学理论、新供给主义理论。

从风险经济学的角度看,风险冲击分为意料性冲击和意外冲击,意外冲击一般大于意料性冲击。意料性冲击是人们根据经济规律提前预知或预测到的冲击。比如,有的企业家依据朱格拉经济周期理论能够大致推测到经济衰退或金融危机的爆发时间。由于人们提前对意料性冲击做了应对准备,其冲击力相对而言会小。而意外冲击是人们事先由于主客观原因未能预知或预测的冲击,比如此次疫情。人们未能事先预测到意外冲击而事先未采取防范性措施,因而意外冲击往往冲击力更大,至少从短期看是如此。历史上,冲击力巨大的金融危机或系统性风险都是由意外冲击产生的。所以,应当防范此次疫情产生的系统性风险。

防范意外冲击产生的系统性风险,需要政府依据牛顿力学原理在意外冲击发生后的第一时间采取干预行动。这里提到的依据牛顿力学原理的内涵为,应根据冲击力的大小,政府采取相应至少对等的逆冲击力,对冲或减缓意外冲击产生的影响。风险经济学认为,防范意外冲击,需要多层次的政策选择。第一次层次的政策选择是指当意外冲击发生后,政府在第一时间迅速采取强有力的应对措施进行应对。第一次层次的政策选择也称为根本的政策选择。后续层次的政策选择是指针对意外冲击波的余波冲击。风险经济学认为,当意外冲击发生后,如果政府在第一时间迅速做出反应,不仅能减缓意外冲击的首次冲击波,还能对后续冲击波产生减缓作用。第一层次的政策目标主要是防止意外冲击发生后所产生的重大风险,它主要针对国家层次的风险,一般性的风险不在第一层次政策选择目标范围之列。从金融危机史看,第一层次的政策选择主要是为了防范发生根本性的经济问题、社会问题等。

此次疫情为意外冲击,如果政府行动反应不迅速,其出现期间的冲击力以及后续的冲击力均会巨大。政府采取第一次层次的政策选择,这不仅能够在第一时间减缓疫情发生期间所产生的风险,对疫情结束后产生的余波冲击也有抑制作用。

从国际金融危机史来看,金融危机的爆发,大多数都是由于政府采取从紧的货币政策,导致资产泡沫破裂,进而引发金融危机。此次疫情发生后,主要经济体已经迅速采取了第一层次的政策,避免了资产泡沫的破裂,其结果是在短期内不会爆发全球性的金融危机。

针对此次疫情,为了避免金融危机或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出现,政府的第一层次政策选择应当确定关键性的政策目标,具体包括多个方面。

防止出现中小微企业倒闭潮。保住中小微企业生存,就保住了一国经济。中小微企业解决了大量的就业问题,而且中小微企业抗风险能力弱,当风险冲击发生后,这类企业面临倒闭的威胁,进而产生大量失业和一系列社会问题。如果中小微企业出现大规模倒闭,对居民消费会造成巨大冲击进而对整个经济体系造成巨大冲击,因为消费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美国经济增长的80%以上是靠居民消费拉动的,中国居民消费在GDP中的比重也超过60%。中小微企业在各个产业的产业链中不可替代。中小微企业及其员工的贷款或融资信用对整个金融体系的生存以及信用至关重要。从经济增长和发展的角度看,一国经济增长和发展的过程就是中小微企业逐步变得更强更大的过程,中小微企业边际贡献力在一定时期内是递增而不是递减的,这主要是由于中小微企业在成长过程中,在一定时期内会获得规模经济,其平均成本和边际成本递减。单个的中小微企业出现问题,对总体的经济而言影响小,但对于其个体影响是巨大的,此外,如果大量的中小微企业倒闭,其加重影响就变得巨大特别是对整个社会信心、社会信用和社会信任冲击更大。按照国际经验和历史经验,当风险冲击发生后,防止出现中小微企业倒闭潮是重要的风险政策目标。2020年疫情发生之后,中小微企业面临的压力更大,而站在一个更长的时期看,疫情冲击最终是一次短期性的冲击,更艰巨的任务是在疫情结束之后,应当建立一个长效机制促进和稳定中小微企业的发展。

防止楼市崩盘。从国际经验看,历史上大多数系统性金融风险都是由于房地产崩盘造成的。防止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发生,必须防止楼市崩盘。在楼市运行过程中,多关注房价涨跌问题。其实判断楼市会否出现崩盘,还有一个重要的参考指标,即交易量。如果楼市交易量长期处于低位或出现下跌性趋势,即使房价不跌或上涨,所谓“有价无市”,其结局是风险会变得越来越大。由于房地产业是资金密集型产业,需要投入大量资金,楼市交易量直接影响到货币流通速度,这就是为什么有的国家有的时期即使大量增加货币供给量而经济依然未出现强劲增长的原因。2020年疫情发生后,楼市交易大量萎缩,对中国楼市形成巨大考验。疫情结束之后,促进楼市交易量扩大以及构建楼市的长效稳定机制至关重要。

防止金融系统出现大的问题。所谓金融危机就是金融系统发生崩盘。金融是经济的血液,包括银行、证券、债券、货币等金融体系一旦出现垮塌,整个经济体系都会出现危机。而要防止金融系统出现大的问题,核心是防止出现银行倒闭潮和挤兑潮。1929年和1933年经济大危机的核心事件是大量银行倒闭和民众的挤兑。从国际经验和历史经验看,以银行业为核心的金融业是否会出现大的问题与楼市、中小企业是否出现大的问题密切相关,三者不是隔离的,而是密切相关。从有关数据看,中国的银行体系总体健康稳健,2019年上市银行利润总额占整个上市公司利润总额的40%左右,但同时应该看到,自2003年至2020年大量资金进入了楼市,这是一个风险点,应防止疫情特别是疫情结束之后产生的后续冲击。

防止失业率的上升。不少居民存在购房贷款、消费贷款等,如果失业大幅上升,带来的一个问题是,贷款归还会受到影响,进而对金融体系产生冲击。失业率高还会影响消费。服务业、中小微企业是吸纳就业的主要场所,而这次疫情冲击最大的是服务业和中小微企业,所以防止失业率上升非常重要。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