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逆全球化”前景如何?2020-03-20 08:48作者:缘木求鱼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之下,许多国家采取的很重要的一个应对措施,也是不得不做的措施,就是把国家“封闭”起来,停止一切非必要的人员流动,以期从源头上阻断病毒在国与国之间的传播。

从“抗疫”实践看,这是一个很有效的办法。不过,也有人由此而生隐忧——这种自我“封闭”的做法,会不会在“后疫情时代”固定下来,从而打断“全球化”进程,甚至会不会把世界拖进“逆全球化”的模式中。

忧虑可以理解,不过,无论是从“全球化”的历史、还是“全球化”的现实、乃至“抗疫”进程中的世界联动看,“全球化”是历史潮流,大势所趋,并非某一个国家或某几个国家的逆动,就能改变方向的。

首先,物质需求、精神文化需求的不断提高,是人类生存、发展过程中面临的永恒主题,这是人类个体之间、群体之间、国家之间不断交流、借鉴、共同提高的源动力。一部人类发展史,就是一部人类交往史,人类在交往中,取长补短、共同进步,而且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交往的规模和深度,也不断扩大和日益深入。只要这个源动力存在,人类间的交流就将一直持续下去;交流虽然可能被某种偶发事件暂时打断,但长久的隔绝,在现有的社会层面、需求层面、技术层面,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更是绝难发生的事情。

可以说,几十年的“全球化”冲击,为人类之间交流的本能,做了进一步的“加持”,许多国家的优势产品(无论是工业产品,还是农副产品),甚至自然风光和历史文化,已经离不开世界需求,反之也一样。在“逆全球化”之下,国家封闭,人民交流中断、贸易不通……世界经济、社会将是怎样一副场景,虽然很难想象,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种事必定违背人心民意,即使能行一时,也终究长久不了。

其次,“全球化”的一个很重要的基础,就是资本的需求,资本需要在全球范围内调动各类资源,并使之发挥出最大优势,这也客观上不断推动了生产力进步、社会进步,并使世界的发展更趋向平衡。无视这种需求,把资本限制在国境线之内,一是很难控制得住,二是引起的连锁反应、导致的最终后果,自己也很难承受。

另外,从本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看,世界各国之间不能相互隔绝、也很难相互隔绝。有人说,“逆全球化”之下的疫情,绝不会流行成“世界病”。这种说法,虽然貌似有理,在历史上也确实能找到相应的例证,但这样的说法和自证的例子,恰恰说明,在隔绝状态下,单独面对病毒的冲击,每个孤立的国家,都将付出巨大的代价。要想在世界范围内彻底控制住本次疫情,恐怕还是要依靠国家间充分的交流、顺畅的沟通以及足够的互信。

从历史、现实看,无需担心出现“逆全球化”的前景,这样的前景没有存在的基础,“全球化”仍将继续推进下去,虽然不会一条直线地走向目标,但即使百转千回,也仍将达成最终的目的。

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果说还有什么可值得担心之处,或许,最“共情”的担忧,就是由谁引领“全球化”了。这当然是可探讨的问题,站在不同的角度,得出的答案很可能大相径庭,但有一点需要明确,既然是“全球化”,其本身就蕴含了均等、平衡、共利的因素,“一花独开百花残(或者几花盛开百花残)”的追求,显然就从根本上与“全球化”——别管是由谁引领的——走岔了路。

“逆全球化”前景如何?2020-03-20 08:48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之下,许多国家采取的很重要的一个应对措施,也是不得不做的措施,就是把国家“封闭”起来,停止一切非必要的人员流动,以期从源头上阻断病毒在国与国之间的传播。

从“抗疫”实践看,这是一个很有效的办法。不过,也有人由此而生隐忧——这种自我“封闭”的做法,会不会在“后疫情时代”固定下来,从而打断“全球化”进程,甚至会不会把世界拖进“逆全球化”的模式中。

忧虑可以理解,不过,无论是从“全球化”的历史、还是“全球化”的现实、乃至“抗疫”进程中的世界联动看,“全球化”是历史潮流,大势所趋,并非某一个国家或某几个国家的逆动,就能改变方向的。

首先,物质需求、精神文化需求的不断提高,是人类生存、发展过程中面临的永恒主题,这是人类个体之间、群体之间、国家之间不断交流、借鉴、共同提高的源动力。一部人类发展史,就是一部人类交往史,人类在交往中,取长补短、共同进步,而且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交往的规模和深度,也不断扩大和日益深入。只要这个源动力存在,人类间的交流就将一直持续下去;交流虽然可能被某种偶发事件暂时打断,但长久的隔绝,在现有的社会层面、需求层面、技术层面,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更是绝难发生的事情。

可以说,几十年的“全球化”冲击,为人类之间交流的本能,做了进一步的“加持”,许多国家的优势产品(无论是工业产品,还是农副产品),甚至自然风光和历史文化,已经离不开世界需求,反之也一样。在“逆全球化”之下,国家封闭,人民交流中断、贸易不通……世界经济、社会将是怎样一副场景,虽然很难想象,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种事必定违背人心民意,即使能行一时,也终究长久不了。

其次,“全球化”的一个很重要的基础,就是资本的需求,资本需要在全球范围内调动各类资源,并使之发挥出最大优势,这也客观上不断推动了生产力进步、社会进步,并使世界的发展更趋向平衡。无视这种需求,把资本限制在国境线之内,一是很难控制得住,二是引起的连锁反应、导致的最终后果,自己也很难承受。

另外,从本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看,世界各国之间不能相互隔绝、也很难相互隔绝。有人说,“逆全球化”之下的疫情,绝不会流行成“世界病”。这种说法,虽然貌似有理,在历史上也确实能找到相应的例证,但这样的说法和自证的例子,恰恰说明,在隔绝状态下,单独面对病毒的冲击,每个孤立的国家,都将付出巨大的代价。要想在世界范围内彻底控制住本次疫情,恐怕还是要依靠国家间充分的交流、顺畅的沟通以及足够的互信。

从历史、现实看,无需担心出现“逆全球化”的前景,这样的前景没有存在的基础,“全球化”仍将继续推进下去,虽然不会一条直线地走向目标,但即使百转千回,也仍将达成最终的目的。

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果说还有什么可值得担心之处,或许,最“共情”的担忧,就是由谁引领“全球化”了。这当然是可探讨的问题,站在不同的角度,得出的答案很可能大相径庭,但有一点需要明确,既然是“全球化”,其本身就蕴含了均等、平衡、共利的因素,“一花独开百花残(或者几花盛开百花残)”的追求,显然就从根本上与“全球化”——别管是由谁引领的——走岔了路。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