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子贡赎人”确实有漏洞2020-03-24 08:51作者:缘木求鱼

《吕氏春秋》里有个“子贡赎人”的故事。虽然是2200多年前的老故事,但今天读来,仍能让人感到鲜活的生命力。

故事如下:当年鲁国有个规定,如果鲁国人在诸侯国沦为奴隶,有人能出钱把人赎回来,赎金可以国家报销。有一次,子贡顺路赎回一个同胞,事后却拒绝去报销。孔子知道这个事情后,就责备子贡办事不过脑子,因为这么做很可能导致以后不会再有人替同胞赎身了。又有一次,子路救了一个溺水的人,被救的人送了一头牛感谢他,子路欣然接受。孔子知道后很高兴,说以后勇于救人的事会越来越多。

虽然历史上是否确有其事,实在不可考,但必须承认,故事里的孔夫子,考虑问题的思路还是极清楚的,即“赎人”是有成本的,而且成本很高,除金钱之外,还要耗费大量的时间、精力,而且,带“奴隶同胞”回国,一路同行,不但要提供富余的“座位”,也要有相应的“感情投入”——最起码不能有“恶声、恶色”,如果只顾投入、不计产出,这样的事情一定不会长久。毕竟,如子贡般同时兼具财力、善心和办事能力的人,确实不多。

顺着夫子的思路看待问题,当然肯定就能理解子路的“有偿救人”。付出有回报、甚至回报不菲的事情,即使仅从世道人情的角度观察,也能得出可以长久的结论,更何况,其间还涉及国家信用的大义。既然是国家法律规定,擅自破坏这个规定——别管是出于小我的善意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从根本上讲,都会有损国家信用的成色,因为这种做法,肯定要引人猜疑。

当年,秦国的商鞅“立木取信”,后世观察问题的视角,往往集于商鞅一身,似乎没人站在那位移木者的角度看问题。如果移木者拿到商鞅的酬金之后,很客气地全部奉还,估计导致的后果会与商鞅食言同样严重。围观者本能的反应,肯定会认为这是一个提前布好的拿老百姓开涮的“局”,商鞅原本想达到的目的,一定会落空。面对这种“傻子”,商君会怎么做呢?没准儿就会以伤害国家信用罪的名义,把这位老兄按在地上打上几板子,然后再让他抱着“奖金”赶紧回家。

所以说,看似简单的故事,还真是有点儿不简单。也难怪2000多年过去了,还经常被当代人拿来引用,别管是加诸“鸡汤文”,还是深奥的管理学、经济学论著,都能由浅入深、以小鉴大,很容易把自己的道理给别人讲明白。

不过,世间事都有两面性,“小故事”也不例外。于现在的一些聪明人而言,当年鲁国的规定,明显是存了很大的“技术漏洞”的,即只顾着物质激励,没有考虑信用风险。

这个“漏洞”可能导致一个很诡异的局面:甲把乙强虏到邻国卖掉,然后,串通丙到邻国赎回乙,再去有关部门报销掉费用,从而完成一个完整的“无风险套利”活动。更关键的是,随着甲“套利”次数的增加,没准儿还能得个什么国家奖励。不得不承认,这种可能是存在的;因了这种可能的存在,更多“鲁国乙”被卖到诸侯国做奴隶的可能,也就大大增加。

同样的道理,“子路拯溺”也能出现不同的版本:甲先想办法“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乙搞到水里去,提前串通好的丙再去救人,得了酬谢之后,甲、丙均分,如果事前准备做得好,这桩“买卖”也几乎没有风险。时间一长,次数一多,丙有很大机会名扬乡里,进而名利双收;而鲁国没准儿也会“莫名其妙”地成为“溺水”风险大国。

显然,这样的“漏洞”还是需要被重视起来并尽快堵上,否则,因了“套利”机会的存在,一些聪明人专心致志钻空子,许多事情,走着走着,就会在人们不知不觉中走到别的方向去。最近,就着“疫情”在世界范围内肆虐的“好机会”,一些聪明人在各种各类的“平台”,抓住空子,大量推出抢人眼球的假新闻、假消息,无风险套利,假灾难之手,鼓自己腰包。这种事情多起来,对方方面面的伤害显然极大。

对这种“版本”的故事,显然要有足够的警惕,而且不能不管,必须要有针对性很强的措施补漏,要像遏制“新冠病毒”的传播一样,尽快把它压制下去,才有可能避免“不可控”局面的最终出现。

“子贡赎人”确实有漏洞2020-03-24 08:51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吕氏春秋》里有个“子贡赎人”的故事。虽然是2200多年前的老故事,但今天读来,仍能让人感到鲜活的生命力。

故事如下:当年鲁国有个规定,如果鲁国人在诸侯国沦为奴隶,有人能出钱把人赎回来,赎金可以国家报销。有一次,子贡顺路赎回一个同胞,事后却拒绝去报销。孔子知道这个事情后,就责备子贡办事不过脑子,因为这么做很可能导致以后不会再有人替同胞赎身了。又有一次,子路救了一个溺水的人,被救的人送了一头牛感谢他,子路欣然接受。孔子知道后很高兴,说以后勇于救人的事会越来越多。

虽然历史上是否确有其事,实在不可考,但必须承认,故事里的孔夫子,考虑问题的思路还是极清楚的,即“赎人”是有成本的,而且成本很高,除金钱之外,还要耗费大量的时间、精力,而且,带“奴隶同胞”回国,一路同行,不但要提供富余的“座位”,也要有相应的“感情投入”——最起码不能有“恶声、恶色”,如果只顾投入、不计产出,这样的事情一定不会长久。毕竟,如子贡般同时兼具财力、善心和办事能力的人,确实不多。

顺着夫子的思路看待问题,当然肯定就能理解子路的“有偿救人”。付出有回报、甚至回报不菲的事情,即使仅从世道人情的角度观察,也能得出可以长久的结论,更何况,其间还涉及国家信用的大义。既然是国家法律规定,擅自破坏这个规定——别管是出于小我的善意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从根本上讲,都会有损国家信用的成色,因为这种做法,肯定要引人猜疑。

当年,秦国的商鞅“立木取信”,后世观察问题的视角,往往集于商鞅一身,似乎没人站在那位移木者的角度看问题。如果移木者拿到商鞅的酬金之后,很客气地全部奉还,估计导致的后果会与商鞅食言同样严重。围观者本能的反应,肯定会认为这是一个提前布好的拿老百姓开涮的“局”,商鞅原本想达到的目的,一定会落空。面对这种“傻子”,商君会怎么做呢?没准儿就会以伤害国家信用罪的名义,把这位老兄按在地上打上几板子,然后再让他抱着“奖金”赶紧回家。

所以说,看似简单的故事,还真是有点儿不简单。也难怪2000多年过去了,还经常被当代人拿来引用,别管是加诸“鸡汤文”,还是深奥的管理学、经济学论著,都能由浅入深、以小鉴大,很容易把自己的道理给别人讲明白。

不过,世间事都有两面性,“小故事”也不例外。于现在的一些聪明人而言,当年鲁国的规定,明显是存了很大的“技术漏洞”的,即只顾着物质激励,没有考虑信用风险。

这个“漏洞”可能导致一个很诡异的局面:甲把乙强虏到邻国卖掉,然后,串通丙到邻国赎回乙,再去有关部门报销掉费用,从而完成一个完整的“无风险套利”活动。更关键的是,随着甲“套利”次数的增加,没准儿还能得个什么国家奖励。不得不承认,这种可能是存在的;因了这种可能的存在,更多“鲁国乙”被卖到诸侯国做奴隶的可能,也就大大增加。

同样的道理,“子路拯溺”也能出现不同的版本:甲先想办法“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乙搞到水里去,提前串通好的丙再去救人,得了酬谢之后,甲、丙均分,如果事前准备做得好,这桩“买卖”也几乎没有风险。时间一长,次数一多,丙有很大机会名扬乡里,进而名利双收;而鲁国没准儿也会“莫名其妙”地成为“溺水”风险大国。

显然,这样的“漏洞”还是需要被重视起来并尽快堵上,否则,因了“套利”机会的存在,一些聪明人专心致志钻空子,许多事情,走着走着,就会在人们不知不觉中走到别的方向去。最近,就着“疫情”在世界范围内肆虐的“好机会”,一些聪明人在各种各类的“平台”,抓住空子,大量推出抢人眼球的假新闻、假消息,无风险套利,假灾难之手,鼓自己腰包。这种事情多起来,对方方面面的伤害显然极大。

对这种“版本”的故事,显然要有足够的警惕,而且不能不管,必须要有针对性很强的措施补漏,要像遏制“新冠病毒”的传播一样,尽快把它压制下去,才有可能避免“不可控”局面的最终出现。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