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蔡非

武汉历史文化学者

黑死病后的欧洲浴火重生2020-03-26 08:37作者:蔡非

当前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很多人觉得时代的方向已经悄然发生改变,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置身于二战以后最大的历史事件之中。

可以断言的一点是,这次疫情造成的直接生命损失在人类历史上绝对排不上号,没人真会相信这次疫情带来的死亡人数会赶上1918年的全球大流感——在那次大流感中,大约死亡5000万~1亿人。

今天的发达复杂的社会结构建立于信用和信心之上,疫情给全球人类带来的心理震撼会深远影响未来。抚今思昔,本文想着重说说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疫情之一——黑死病(1347至1353年席卷欧洲的鼠疫,俗称“黑死病”)。

在黑死病疫情中,整个欧洲的人口下降了45%或者50%,在地中海地区,比如意大利、法国南部和西班牙南部,人口下降了70%~80%。对人类来说这当然是大灾难,但对于幸存者来说,却是幸运的。

史学界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如果设立历史学界的诺贝尔奖,那么最有可能得奖的是费南德·布罗代尔(1902~1985年)。在他的笔下,从1350年到1550年,欧洲人经历过一段生活的幸福时期,由于人力缺少,活下来工作的人必定享有相对良好的生活水平。实际工资从没有像那个时期那样高。当时有人抱怨,那时候工人要求的工资,居然是黑死病爆发前的六倍。

欧洲一直有“黑暗中世纪”的说法,但实际上历史学家们发现,黑死病后,活下来的大多数欧洲人的实际生活水平是提高的。就肉食消费量而言,有一个难以置信的事实:即在黑死病结束后的200年,欧洲人的整体营养摄入水平比工业革命早期(1850年以前)更高。

由于土地相对丰富,劳动力相对匮乏(劳动力成本较高)的情况下,耗费劳动力少的畜牧业在一定程度上取代了种植业,畜牧业得到大发展。而由于人口减少,一半土地无人居住,于是野味也变得唾手可得。

在1429年的法国阿尔萨斯,服劳役的农民的菜谱通常是:两块牛肉及烤肉,酒及面包。1482年,德国萨克森公爵发布法令,在他的治下,工匠应于午餐晚餐享有四个菜,即两荤一素一汤的待遇;另外还要加上啤酒和面包。在1557年的巴黎,猪肉是穷人的食物;工匠和商人则享用鹿肉和山鸡。

今天享誉世界的法国大餐,在15世纪末之前非常粗野,唯一的衡量标准似乎是肉的种类和数量多少,如14世纪法国宴席上常见的一道菜,就叫“大菜”(mets),实际就是把各种味道和做法的菜肴混合在一个大容器中,形成无所不包的大杂烩。而这种大杂烩,在一顿宴席上往往会连上六次。

德国、意大利等地旺盛的肉食需求,使得东欧国家向西欧销售牲畜成为一项传统,所以阿尔巴尼亚肉贩到今天仍然会去世界各国开鲜肉店。

根据马尔萨斯的人口论,生活水平的提高会带来人口增长,最后吞噬掉经济发展的成果。但欧洲在14~15世纪却是个例外,直接的原因是因为在这200年里,欧洲的人口增长非常缓慢。

首先是因为这个时期的战争特别频繁。由于平均工资提高,欧洲的人均收入增加,市场变得活跃,领主们有了更多的税金用于战争,在1500~1800年,100年中有90年都有战争发生,而战争带来的瘟疫,造成了高死亡率。

另外一个原因是城镇化的发展。人均工资的上升在城市最为明显,于是吸引了大量劳动力,而在20世纪以前,由于公共卫生不发达,大城市都有比乡村高得多的死亡率。

所以,在1350年到1550年期间,欧洲人口呈高出生、高死亡率的独特情景。一方面瘟疫流行,人们平均寿命只有三十多岁,另一方面,活下来的人却拥有比以前多得多的土地和资源供应。一部分历史学家认为,这种历史上少见的现象,导致了欧洲与亚洲的“大分流”,即欧洲走上资本主义,最终出现了工业革命的结果。

黑死病后的欧洲浴火重生2020-03-26 08:37作者:蔡非
蔡非 武汉历史文化学者

当前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很多人觉得时代的方向已经悄然发生改变,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置身于二战以后最大的历史事件之中。

可以断言的一点是,这次疫情造成的直接生命损失在人类历史上绝对排不上号,没人真会相信这次疫情带来的死亡人数会赶上1918年的全球大流感——在那次大流感中,大约死亡5000万~1亿人。

今天的发达复杂的社会结构建立于信用和信心之上,疫情给全球人类带来的心理震撼会深远影响未来。抚今思昔,本文想着重说说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疫情之一——黑死病(1347至1353年席卷欧洲的鼠疫,俗称“黑死病”)。

在黑死病疫情中,整个欧洲的人口下降了45%或者50%,在地中海地区,比如意大利、法国南部和西班牙南部,人口下降了70%~80%。对人类来说这当然是大灾难,但对于幸存者来说,却是幸运的。

史学界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如果设立历史学界的诺贝尔奖,那么最有可能得奖的是费南德·布罗代尔(1902~1985年)。在他的笔下,从1350年到1550年,欧洲人经历过一段生活的幸福时期,由于人力缺少,活下来工作的人必定享有相对良好的生活水平。实际工资从没有像那个时期那样高。当时有人抱怨,那时候工人要求的工资,居然是黑死病爆发前的六倍。

欧洲一直有“黑暗中世纪”的说法,但实际上历史学家们发现,黑死病后,活下来的大多数欧洲人的实际生活水平是提高的。就肉食消费量而言,有一个难以置信的事实:即在黑死病结束后的200年,欧洲人的整体营养摄入水平比工业革命早期(1850年以前)更高。

由于土地相对丰富,劳动力相对匮乏(劳动力成本较高)的情况下,耗费劳动力少的畜牧业在一定程度上取代了种植业,畜牧业得到大发展。而由于人口减少,一半土地无人居住,于是野味也变得唾手可得。

在1429年的法国阿尔萨斯,服劳役的农民的菜谱通常是:两块牛肉及烤肉,酒及面包。1482年,德国萨克森公爵发布法令,在他的治下,工匠应于午餐晚餐享有四个菜,即两荤一素一汤的待遇;另外还要加上啤酒和面包。在1557年的巴黎,猪肉是穷人的食物;工匠和商人则享用鹿肉和山鸡。

今天享誉世界的法国大餐,在15世纪末之前非常粗野,唯一的衡量标准似乎是肉的种类和数量多少,如14世纪法国宴席上常见的一道菜,就叫“大菜”(mets),实际就是把各种味道和做法的菜肴混合在一个大容器中,形成无所不包的大杂烩。而这种大杂烩,在一顿宴席上往往会连上六次。

德国、意大利等地旺盛的肉食需求,使得东欧国家向西欧销售牲畜成为一项传统,所以阿尔巴尼亚肉贩到今天仍然会去世界各国开鲜肉店。

根据马尔萨斯的人口论,生活水平的提高会带来人口增长,最后吞噬掉经济发展的成果。但欧洲在14~15世纪却是个例外,直接的原因是因为在这200年里,欧洲的人口增长非常缓慢。

首先是因为这个时期的战争特别频繁。由于平均工资提高,欧洲的人均收入增加,市场变得活跃,领主们有了更多的税金用于战争,在1500~1800年,100年中有90年都有战争发生,而战争带来的瘟疫,造成了高死亡率。

另外一个原因是城镇化的发展。人均工资的上升在城市最为明显,于是吸引了大量劳动力,而在20世纪以前,由于公共卫生不发达,大城市都有比乡村高得多的死亡率。

所以,在1350年到1550年期间,欧洲人口呈高出生、高死亡率的独特情景。一方面瘟疫流行,人们平均寿命只有三十多岁,另一方面,活下来的人却拥有比以前多得多的土地和资源供应。一部分历史学家认为,这种历史上少见的现象,导致了欧洲与亚洲的“大分流”,即欧洲走上资本主义,最终出现了工业革命的结果。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