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周松芳

广州文史学者

胡适最佩服的人2020-03-26 08:43作者:周松芳

胡适对朋友好,平时又口不臧否人物,故“我的朋友胡适之”得以成为民国时期的“网红”语。但是,私底下,特别是在日记中,胡适并不是一味的老好人,有特别的推崇,也有微婉甚至辛辣的讥刺,如此方可见其“真面目”。兹从《胡适日记全编》(安徽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中,梳理数则,应当可以以管窥豹。

胡适最早佩服的是他的同学赵元任;他在1916年1月26日说:“每与人平论留美人物,辄推常州赵君元任为第一。此君与余同为赔款学生之第二次遣送来美者,毕业于康南耳,今居哈佛,治哲学,物理,算数,皆精。以其余力旁及语学,音乐,皆有所成就。其人深思好学,心细密而行笃实,和蔼可亲。以学以行,两无其俦,他日所成,未可限量也。”这最难得,因此胡适负气甚豪,而对同学推重如此,可见其雅量,其后来成为学界领袖和文化旗手,由此即见端倪。他后来说:“元任是希有的奇才,只因兴致太杂,用力太分,故成就不如当年朋友的期望。”(1939年9月22日)真是持平之论。

胡适1940年1月3日在纽约见到化学家侯德榜,大发议论:“侯先生是我们的化学工业大家,他帮助范旭东办制碱事业,最有成绩。他的为人颇像翁咏霓,同是中古修士式的清贫高尚(他曾在1934年2月17日说翁“此种人才,世间希有,岂但是一国之宝而已”)。这是我所谓‘新圣贤’之一。前几年我在《写在孔子诞辰纪念之后》,曾说:‘凡受过这个世界的新文化的震撼最大的人物,他们的人格,都可以上比一切时代的圣贤,不但没有愧色,往往超越前人。’我举出九个人:高梦旦、张元济、蔡元培、吴稚晖、张伯苓、周诒春、李四光、翁文灏、姜蒋佐。我现在要补几个人:丁文江、侯德榜、陈光甫、范旭东。”

对作为学生的傅斯年,胡适也是推崇备至:这(傅之死)是中国最大的一个损失!孟真天才最高,能做学问,又能治事,能组织……他的中国学问根柢比我高深的多多。”(1950年12月20日)

有直接的推崇,也有间接的批评。如1922年8月28日说:“与玄同在春华楼吃饭,谈《诗经》甚久。玄同赞成我整理旧书的计划,但我们都觉得此事不易做。现今能做此事者,大概只有玄同、颉刚和我三人。玄同懒于动手,颉刚近正编书,我又太忙了,此种事正不知何时方才有人来做!”不是间接批评众子碌碌吗?又说:“现今的中国学术界真凋敝零落极了。旧式学者只剩王国维、罗振玉、叶德辉、章炳麟四人;其次则半新半旧的过渡学者,也只有梁启超和我们几个人。内中章炳麟是在学术上已半僵了,罗与叶没有条理系统,只有王国维最有希望。”如此睥睨自负的话,恐怕说出来是要得罪一大片的。

或许因此之故,胡适对最负盛名的陈寅恪,固表推崇,也略有保留,如1937年2月22日说:“读陈寅恪先生的论文若干,寅恪治史学,当然是今日最渊博最有识见最能用材料的人。但他的文章实在写的不高明,标点尤赖,不足为法。”

胡适对冯友兰的评价近乎辛辣:“张其昀与钱穆二君均为从未出国门的苦学者,冯友兰虽曾出国门,而实无所见。他们的见解多带反动意味,保守的趋势甚明,而拥护集权的态度亦颇明显。”(1943年10月12日)。而1955年1月24日应“The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美国历史评论》)之约写完冯友兰英译本《中国哲学史》(by Derk Bodde)书评后,更是对冯氏的代表作作出了否定性的评价:“为此事重看冯书两遍,想说几句好话,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好处。”至于因为时至20世纪50年代中期,其中是否有时代因素影响,则有待专家门深入考证了。

胡适最佩服的人2020-03-26 08:43作者:周松芳
周松芳 广州文史学者

胡适对朋友好,平时又口不臧否人物,故“我的朋友胡适之”得以成为民国时期的“网红”语。但是,私底下,特别是在日记中,胡适并不是一味的老好人,有特别的推崇,也有微婉甚至辛辣的讥刺,如此方可见其“真面目”。兹从《胡适日记全编》(安徽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中,梳理数则,应当可以以管窥豹。

胡适最早佩服的是他的同学赵元任;他在1916年1月26日说:“每与人平论留美人物,辄推常州赵君元任为第一。此君与余同为赔款学生之第二次遣送来美者,毕业于康南耳,今居哈佛,治哲学,物理,算数,皆精。以其余力旁及语学,音乐,皆有所成就。其人深思好学,心细密而行笃实,和蔼可亲。以学以行,两无其俦,他日所成,未可限量也。”这最难得,因此胡适负气甚豪,而对同学推重如此,可见其雅量,其后来成为学界领袖和文化旗手,由此即见端倪。他后来说:“元任是希有的奇才,只因兴致太杂,用力太分,故成就不如当年朋友的期望。”(1939年9月22日)真是持平之论。

胡适1940年1月3日在纽约见到化学家侯德榜,大发议论:“侯先生是我们的化学工业大家,他帮助范旭东办制碱事业,最有成绩。他的为人颇像翁咏霓,同是中古修士式的清贫高尚(他曾在1934年2月17日说翁“此种人才,世间希有,岂但是一国之宝而已”)。这是我所谓‘新圣贤’之一。前几年我在《写在孔子诞辰纪念之后》,曾说:‘凡受过这个世界的新文化的震撼最大的人物,他们的人格,都可以上比一切时代的圣贤,不但没有愧色,往往超越前人。’我举出九个人:高梦旦、张元济、蔡元培、吴稚晖、张伯苓、周诒春、李四光、翁文灏、姜蒋佐。我现在要补几个人:丁文江、侯德榜、陈光甫、范旭东。”

对作为学生的傅斯年,胡适也是推崇备至:这(傅之死)是中国最大的一个损失!孟真天才最高,能做学问,又能治事,能组织……他的中国学问根柢比我高深的多多。”(1950年12月20日)

有直接的推崇,也有间接的批评。如1922年8月28日说:“与玄同在春华楼吃饭,谈《诗经》甚久。玄同赞成我整理旧书的计划,但我们都觉得此事不易做。现今能做此事者,大概只有玄同、颉刚和我三人。玄同懒于动手,颉刚近正编书,我又太忙了,此种事正不知何时方才有人来做!”不是间接批评众子碌碌吗?又说:“现今的中国学术界真凋敝零落极了。旧式学者只剩王国维、罗振玉、叶德辉、章炳麟四人;其次则半新半旧的过渡学者,也只有梁启超和我们几个人。内中章炳麟是在学术上已半僵了,罗与叶没有条理系统,只有王国维最有希望。”如此睥睨自负的话,恐怕说出来是要得罪一大片的。

或许因此之故,胡适对最负盛名的陈寅恪,固表推崇,也略有保留,如1937年2月22日说:“读陈寅恪先生的论文若干,寅恪治史学,当然是今日最渊博最有识见最能用材料的人。但他的文章实在写的不高明,标点尤赖,不足为法。”

胡适对冯友兰的评价近乎辛辣:“张其昀与钱穆二君均为从未出国门的苦学者,冯友兰虽曾出国门,而实无所见。他们的见解多带反动意味,保守的趋势甚明,而拥护集权的态度亦颇明显。”(1943年10月12日)。而1955年1月24日应“The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美国历史评论》)之约写完冯友兰英译本《中国哲学史》(by Derk Bodde)书评后,更是对冯氏的代表作作出了否定性的评价:“为此事重看冯书两遍,想说几句好话,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好处。”至于因为时至20世纪50年代中期,其中是否有时代因素影响,则有待专家门深入考证了。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